wisko

对暴躁的水牛一定要敬而远之

当代高中生活迷思

1、《潜伏》进校园:为摆脱舍友纠缠,每日狂奔50米从宿舍楼潜逃

2、如何让阿妮快速地喜欢上你:我是一个广州女孩

3、小镇青年全员土到掉渣,各有各的土法罢了,去美锅留学也一样。最怕low咖装成老实人的样子排挤别人

当然这种人的结局,在魔女嘉莉里面已经描写得很详细了

在?看看丕

每时每刻

摸个🇧🇪渣丁的鱼,时间线半决赛之前




凯文举着手机,紧盯着录像界面闪烁的红点,没有训练的时候,他身上套着各种图案夸张的T恤,让他看起来像个时髦的高中男生。他看着艾登从健身器材上翻下来。嘿,kev,干嘛老拍我?你拍我的时长剪个小电影够吗?他看着自己小电影的男主角贱兮兮地,蹦跳着靠近自己,凯文把手机翻过去,镜头的最后一幕是艾登凑近凯文的右脸,给了他一个有声音的吻。
凯文招手让他走,回酒店客房的门廊上,他知道艾登在身后亦步亦趋地紧跟着他。当他拿出房卡,将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艾登也贴了上来,无言地站在他身后。
“我想·····”他说,艾登考虑着借个地方洗澡的事,毫无疑问,漏水的浴室令人无法呼吸。后者身体有一瞬间僵硬起来,凯文尴尬地说:
“让我检查你的训练成果?”


有一瞬间他们甚至无法顺利地扭开房门。艾登把他推进浴室,在一片混乱中寻找对方的嘴唇,热水浇了下来,凯文喘息着,看见自己的皮肤慢慢变红,他控制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但他几乎滑向尖叫的边缘。艾登的动作将他一次次压在墙壁上,凯文低下头,不甘示弱地夺取他口腔的热量。直到后者抬起手,用指腹掐住了他的后腰。
他的理智随着水流流入下水道里。
最后艾登把他拖到床上。凯文眯着眼,等身上的红潮褪去,放任艾登并不温柔地将手指插入他的发丝间摩挲。后者侧躺在他身旁,眉峰蹙起,像一头护巢的动物。凯文比平常任何时候都更想用力吻他,告诉他比起同在斯坦福桥的那一年,也许此刻更接近于打通的完美结局。他想,可接近并不是个好词,它随时意味着错过,“差一点”,就像是你必须要放开的前女友的手。
“想想明天—”艾登嘀咕说,凯文马上截住了他的话头。
“想想四天前,我们把机票塞给了巴西人。”
艾登搂着他说,我们说不定会被法国青蛙打出屎来,嗯哼,想想看你的对手是一群打FIFA开修改器的家伙。
凯文捂着脸,一下子笑出了声,他翻身骑到了对方身上,用脸颊去蹭他的胡渣。怎么办,队长?他的嗓音比高年级男生老成不了多少,轻飘飘地撩拨着艾登。后者摁住他的后脑勺,将额头贴住额头,让彼此间的缝隙消失,凯文靠过来的那刻,艾登闻到他身上沐浴露的香气,像是从六年前窃取过来,他曾经几乎忘了这种感觉。
他的第一个吻留在斯坦福桥的球员通道,之后的每一次亲热都像是倒扣沙漏中的流沙,时间加速溜走,他只记得,让他兴奋的是,是在切尔西的更衣室,在他们为对方眼神波动的瞬间,留下充满情欲的吻,草坪上心知肚明的相拥。最后一次凯文冲他发火,将水瓶砸在比赛后空无一人的入场楼梯上。让我离开切尔西。他喘着粗气说,你得让我走。艾登看着他,什么也没说,最终他们无声地搂紧彼此,凯文吻了他,用上了牙齿。他能感到他自己的汗水划过了对方的脸颊,勾兑了泪与血液的味道。
Croyez moi. 艾登喃喃地说,他几乎无比清楚,他们拥有的只有此时此刻。



数学真是一个神秘的狗东西

半醒

黑帮和小歌手的无逻辑摸鱼叭

伦敦东区的夜晚没有月亮,Steven靠在车窗沿上,眼神撇过街区发霉炭黑的墙壁。那天Reginald带他去酒吧,他没有带司机,情况罕见,更让他顺理成章地不用开口说第一句话。车厢里总有那种味道,好像烈酒,尼古丁,血液混在一起发酵,这样无所谓,反正他也是算半个烟瘾患者。等车的间隙Reginald感到他将手环了上来,下巴搁到他身后,有一两根卷发的发丝扫到了Reginald的脸上,让他心里作痒,那双总是专注得过了头的眼睛追着他,像是在无声索一个吻。镭射的灯光,灯泡被管线像钥匙一样串起来,闪闪烁烁的深色系打在Reginald脸上,让Steven想起了曾经听过的迷幻音乐,像是沸腾的蒸汽一般飘渺而鲜少真实,他搂着Steven坐在最前面的卡座,手里夹着今天的第八根烟。那个女歌手靠得实在太近了,脂粉香气好似化学武器,Steven垂下眼睛,数她衣物上鱼鳞般密布的亮片,觉得Reginald庸俗的音乐品味将会是他们之间无法调和的矛盾,也就是在那一瞬间,他想要给他写一首歌。
Steven很少在他家过夜。想都不敢想,Reginald会有那么一个狂躁的兄弟,好像他平日的精神状况还不够他发抖,如果Steven要写歌,那么一定要在歌词里赋予Kray兄弟该死的同等地位。他躺在一个人的床上,被子盖过脸,用力地堵住耳朵恨不得把自己塞到地底。楼梯下的声音像是从凶杀现场传来的,排山倒海。又来了,厨房的推门一向不怎么好使,又来了。第二天他没打招呼,静悄悄地搬出了Reginald家,有时候看清一个人并不用通过他自己,如果他们是兄弟,那就更好办了。再之后,他觉得Reginald简直像是从肥皂剧里的套路走出来的,他开门,看见后者捧着一束花,嘴里传来咀嚼水果硬糖的喀吱声,用一个黑帮老大的说话方式,诱哄而带着威胁的说话方式说对不起,宝贝和我回去吧,因为你只能这么做。这感觉太糟糕了,但也太美妙了,像是香烟呛入肺里,无法拒绝。就是有无数个夜晚为他重演,他也会义无反顾地跳进Reginald的车,同他回到伦敦东区没有月亮的夜晚。

想抓一个小孩为我创作说唱歌手同人

喜欢[三块广告牌],想要在放映结束后起立鼓掌的那种喜欢

段子


一次别离


月光石号返航后他没有再多讲一句话。柯林斯低下头,努力克服身上湿了又干的制服带来的异样触感。刘海塌了下来,他忍不住甩了甩头发,像某种鸟类在抖毛。柯林斯走下甲板,扫视每一张麻木僵硬的面庞,太多哭泣,太多尖叫,太多失望的言语让他难以呼吸。逆着人群的方向往回走,他不发一言,偶尔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越来越多的陆军骚动起来,指着他依旧光鲜的制服,朝他吐口水,叫他孬种。作为回答,柯林斯不甘示弱地瞪过去。

今夜无风,厚重的云层抹去了星子,他望着天,想象有一架喷火没入黑暗之中,一架失去动力的喷火,那是法瑞尔。也许他坠机了,也许他还能跳伞,也许他迫降到德国人的海滩上,总之无法再回来。

柯林斯攥紧拳头。再一次,窒息的压迫感汹涌而上。



 


[丁诺]易碎品


Pairing: Denmark/Norway

Warning:日常AU

Note:去年的生日赠文

那种声音第一次响起的时候,丁马克几乎以为有人提着电锯站在自己身边。美好的清晨从邻居的疯狂除草机工作开始,这点他毫不意外,住在廉价的排屋里,你根本不知道隔壁的邻居是人是鬼。很快,家装公司的卡车轰轰地开过去,几排3x3英寸的木材倾泻而下(说真的,房子漏雨用什么实木?),他彻底醒了。
 
也和任何一个早晨一样,诺威并没有睡在他身边。他是个浅眠的人,作息规律到严苛。丁马克歪了歪头,看见他最后关上衣柜门,对着镜子围上一条驼色的围巾,他要出门。托那个该死的家装公司的福,丁马克一下子想到阳台上那台运转失灵的洗衣机,它工作的声音简直像五架直升机同时起飞。

丁马克把脸贴在枕头上,他讨厌从窗户缝里溜进来的冷风,无孔不入,直往被子里钻,寒冷绝对能拖垮一个人在昨晚入睡前积蓄的所有斗志,幸好他还算清醒。

“诺,第三次了,你出门别忘了阳台上那个怪物。”隔着被子,他的声音模模糊糊的。“谁弄坏的谁找人来修。”

“我九点的试镜,老大。”诺威摇晃了一下手机,屏幕上的冷光照着他显得有点不耐。“你看着办。”

卧室的门锁坏得就像个迟暮的老太太,诺威走出门拉了好几下,才不让它在松手之后又“咔”一声耀武扬威地弹开。
 
丁马克抱着枕头坐起来,金发还支楞着。又来了,他早该在同居的第一天起就对这个娇生惯养的小王子的生活能力心知肚明,和你的情人在每次洗碗的时候作出的消极抵抗一样蹩脚。

卧室乱糟糟的,拉起的窗帘遮盖了所有的光线,诺威的大衣胡乱地叠在一起,像一座隆起的城堡。书桌上有他查阅完来不及整理的法律文献,也叠在一起。相处了很久以后,丁马克才逐渐接受诺威是一个性格和他冷傲的脸不那么匹配的人,换过来说,他一直都在包容对方的生活习惯,这让他感到沮丧不已。丁马克认命地起了床洗漱,他决定好了,出门后就去步行街的咖啡馆,那里有最棒的热红酒。

读大学后,他才来到哥本哈根,这里和他成长的那个港口小城没什么不同,一年到头都被冰冷的海风吹拂。丁马克读法律,毕业的头两年,他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法律助理,一边在职,一边为司法考试准备。他已经过惯了两头兼顾的生活,习惯了熬夜和扔走一垃圾袋的咖啡渣。第一年没有通过,丁马克如实地打电话跟家人坦白,第二年也是如此,他苦哈哈地对父母撒谎,说通过司考后,我就在准备律所实习的资料了,这里一切都很好,什么也不要为我担心。他婉拒了父母想打给他的一笔钱,该死的面子工程。远在赫尔辛格的祖母,一直以为丁马克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今年他打定主意辞去了跑腿的工作,只为了考试,他不知道还能再做什么,能让自己改变循环中的处境。
 
坐在咖啡馆的卡座里,丁马克要来了一杯热红酒,挑出了里面的苹果片吃,在圣诞节,诺威也为他做过这种饮料,只不过他把肉桂棒插在酒杯里面,看上去就像某种病毒模型。
 
最初他们相识的两次都像意外。

还在赫尔辛格的时候,丁马克就已经为他的律师生涯做好了十足的打算,律师助理是他体验生活的一部分。可是在律所工作的半年却让他大失所望。他可以忍受清洁茶水间,蹲在手摇碎纸机边粉碎半人高的文件,却不能忍受天天清洁茶水间,粉碎半人高的文件而无所作为。

那天下午,丁马克和他的律师从委托人的家中出来,他们刚刚核对了一份合同。阳光并不灼热,倾洒下来温暖地笼罩着地面,长时间的工作却让他头脑发昏。丁马克走进路边的店里,点了杯过滤咖啡,站在玻璃窗前,他等待蒸馏咖啡机运转,一边看着倒影走神。玻璃窗另一边的街道上,立满了一大片的涂鸦墙。

他好奇地看过去。正巧,街道里吵吵闹闹的,有一支取景的摄影团队似乎是结束了拍摄进程,把反光板,外拍灯都收好装进了车里。人群之外,一个高挑的金发年轻人安静地站在原地,他穿着模特的卫衣,墨镜卡在额头上。

他的金发上别着一枚十字发卡,让他移不开眼睛。也许是目光太过热切,那个漂亮的模特很快就侧过身来,警惕地瞥了他一眼,又马上缩了回去,像某种胆小的鸟类。丁马克笑了起来,为了让他不感到被冒犯,他忍不住走上前,单手插兜,像个嘻哈青年一样说一句话摇晃几次。

“嗨,我真的想说你衣服很酷。”
 
“那个模特迟疑了几秒,“谢谢你。”
 
他的嗓音很低沉。
 
令丁马克没有想到的是,几天以后,在‪步行街的一家食品超市‬,他又遇上了那个模特。天晓得,他为了一起民事诉讼,已经用速食充了几天的饥,想要安分地工作,胃里却像有个秤砣一样坠着发痛。一下班,他跑去了超市,只想在‪今晚‬好好地做份人能吃的东西。
 
在肉制品区,好巧不巧的,一个金发的年轻人伸手拿起了丁马克看中的商品,一份冷藏的廉价小牛排。他抬起头,直视对方的脸,哇哦,我们又见面了,他脱口而出,发现对方还别着那枚独特的发卡。只是丁马克感到奇怪,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衣服很酷”模特会和他一样,流连于超市的折扣区,为十几克朗而打算着。
 
年轻人捧着包装盒,像是捧着美杜莎的头颅。他皱起眉头,又像在试图回忆面前热情的陌生人是谁,但丁马克有理由相信,即使他不记得自己的脸,也会记得自己能给身高再加四英寸的发型。

看到对方的眼神上瞟,他们都忍不住笑了。“是这样,”丁马克说:“其实这个牌子调的黑椒汁味道不错,没到食物中毒的水平。但要封住味,记得做的时候两边过大火。”
 
只有靠得近了,丁马克才发现对方总是一副面有不快,眼神抽离的模样,但绝不是因为什么人。他看着那双虹膜浅到透着冰冷的眼睛,像是心里有根弦,被轻轻拨动了一下,他难以预料这是一个警告,警告他再往前一步,就会落入到对方挖下的什么狗屁感情陷阱里面,但在此刻,丁马克心里只有那双眼睛。
 
“这些都不是我拿手的方面。”对方耸了耸肩,他看起来理直气壮。
 
丁马克心猿意马,他无意识地看着对方的鞋尖。
 
“那你得找个人,教教你。”

那天晚上,丁马克并没有把小牛排360道烩制大全倾囊相授,他们在外面吃了顿饭,这个叫诺威的模特就心安理得地任凭他领着自己上了酒馆,酒馆最里面的卡座内,彼此点了同样的麦芽威士忌。一支硬核摇滚乐队上场半开麦演奏,他们的耳膜差点当场破损。
 
丁马克和他面对面的坐着,只有往前倾身才能听到诺威说了什么,在这点上,他的大嗓门有先天优势,他比划着手势,配合唠叨不绝。诺威撑住下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丁马克,有好几次他张开嘴,最终还是未发一言,他想说我是个住在你隔壁国家的18流模特,只想给普拉达拍广告,你被吓到了吗?
 
“所以你是挪威人!”丁马克说。诺威觉得奇怪,他似乎怀揣某种自带兴奋剂的本领,随便什么话题都能激起他的兴趣,酒馆昏黄迷离的灯光下,诺威直视着他的脸,那张脸英俊又显得随和,从刚才的自述中,他知道丁马克就在那家律所上班,并且头痛着司考的事。谁还不是为了让人心灵破碎的生活的而头痛呢,诺威说。
 
等到诺威喝光了最后点的一杯朗姆,连泡沫都不剩,丁马克还是看起来很精神,好像刚才的几轮酒只是给他漱漱口用的,而他已经快喝到桌子下面去了。丁马克端详着对方,酒精冲刷过他的理智所剩无几,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无法克制心里翻涌的情欲。
 
于是他照做了。丁马克抬起身体捧住他的脸,动作带着一丝迷恋,以及十成十的爱怜,诺威直视他的眼睛,任凭对方凑过来,湿滑的舌头舔吻着他的上唇,在嘴角边打转,他顺从地张开了嘴,手指攀住他的肩膀。丁马克用力吻住面前的年轻人,几乎是下流地用舌尖扫过他的口腔,连着酒精糜烂的味道,宣告他强烈的征服欲,吻得诺威几近腿软。片刻他放开了对方,听到诺威响亮的的喘息声。
 
之后一切顺理成章。
 
奥斯陆是诺威长大成人的地方。即使在任何人面前,诺威都对他的家庭避而不谈,但日久相处下来,丁马克难不免知道了一些零零星星的事情。就像他所有的奢侈品都是从挪威带过来的一样,诺威的父亲在奥斯陆拥有一家银行,从金融学院毕业那年,他第一次选择和家人分道扬镳。
 
很难讲在此之前,他是不是一直屈就于自己所能选择的生活,但等他孤身一人来到未知的国家,面对未知的前途,从前绝大部分自以为的理所当然,都在诺威面前慢慢破碎,像一面布满裂痕的玻璃幕墙。
 
他也只能接受: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模特,数不清楚多少次没有结果的试镜,选择拍摄内页时做各色主角身后的点缀(被要求表情浮夸),在社交网站上传精修的街拍无人问津。诺威将手搭上新港岸边的栏杆,从这边可以看到远处的小岛教堂和随处可见的老房子,丹麦的一切都很好,要是不加上失业或者贫穷。也许幸运女神一向如此刻薄,甚至不肯眷顾一次匆匆而过的异乡人,她是高高在上的审判者,比诺威见过的试镜导演还要苛刻得多。

丁马克到家的时候,诺威正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地举起遥控器。“保养你的自行车,来试试这款除锈剂。”电视上,导购节目的女主持总是化油腻的妆。

“想不到你还会有比我早回家的一天。”丁马克放下背包,又忍不住傻乎乎地笑了起来。让他高兴的是,他听到阳台上那“五架直升机”一般的声音消失不见,维修好的洗衣机发出了正常工作的轰隆声,不大不小。

“所以你真的去修了?诺,试镜还好吗?”丁马克形象全无地坐在桌子上,笑嘻嘻地问他。他是个高大的北欧男人,一头张扬的金发像是造物主不小心撒多了金粉,诺威喜欢看他笑起来的样子,也喜欢他什么时候都是青春洋溢的神态。

他无意识地噘了下嘴,反问回去:“今天早上的事,你会生我的气吗?”

“我对你生气?”丁马克不知所以,他耸了耸肩。“为什么,我不会对你那样做。”

“我不知道。也许我习惯了一个人,就像在奥斯陆。即使和你一起之后……我还是和往常一样,对什么事都袖手旁观,甚至没有发现这是错的。”

“没有什么要抱歉的,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丁马克走过去,搂住了他的肩膀。“你的家庭,你的成长方式都决定了你难以很快适应这种生活状态,别自责。”他思索着这个放弃过去的生活,独自来异乡生活的男孩,如果自己不能给他尽可能的照顾,会于心不安。

丁马克伏下身,用手指摩挲着对方的头发,诺威直视他的蓝眼睛,总是专注,总是满怀热切的蓝眼睛,像是绷紧的弦。

“今天的试镜,他们定下了我。”诺威说,他的语调还是没有起伏,尽管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和他爱着丁马克的事实一样。

他看着诺威笑起来,知道一切都会过去。



一些

空军组大逃猜开局的这两篇文,真的是开局王炸,设定、立意都是神来之笔,够排面!
当然这跟CP脱不开关系,空军组就是因为时代环境身份年龄性格整体呈现出来的悲剧性才如此令人扼腕,就像那句歌词一样,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看电影最有印象的两点,柯迫降后镜头一次次拍到他抬起头看向天空的背影,法哥决定追击时骤然放大的呼吸声和闪动的眼神,设身处地,想想都痛,太痛了。